儿童故事百科,给孩子一个有故事的童年 儿童故事大全 - 儿童睡前故事 - 幼儿故事大全
首页 > 历史故事 > 民间故事 > 正文

亚博正规吗?亚博体育是正规的吗?亚博网站是正规的吗

发布时间:04-14    来源:故事百科
引子
夜空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寒星几点,扑朔着微茫的光亮,寥寥落落的,倏忽便被沉沉夜色吞噬不见。万籁俱寂中,忽有马车声由远及近,御赐的云母车以纯云母替代窗纱,窗外被以锦绣,垂着绛朱流苏,锦车夜行,驾着一双青骢骏马,从建邺富贵繁华的深处驶来。所过之处,夜色都似为之一亮。
李遥伏在墙头,黑色的劲装暗得仿佛已经融成黑夜的一部分,他冷冷地盯着渐渐驰近的云母车,似乎能透过那华美的锦帘和剔透的云母窗看见孙綝颈上青红的血管。
这一次决不会再有任何意外了,身为天网的第一杀手,李遥从未失手过。
云母车转过巷口的刹那,李遥如夜色无声掩至,手中离魂剑却于黑暗深处跳出一道道闪电般的光芒。强敌骤至,云母车前后的十几骑护卫立刻冲马过来,李遥掠向车厢的速度不变,手中剑似惊雷掣电,血花在他周身绽放又凋落,阻拦他脚步的生命仓促地消亡,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呼。
转瞬之间李遥已掠至车前,剑光交织处红木雕花的车门咔嚓碎成一地木屑。
仿佛看见人间至可怕的一幕,李遥的瞳孔骤然一缩,中了咒似的定在原地。
宽敞的车厢里并排坐着一对男女,枯瘦如柴的老人好似刚睡醒般睁开眼睛,彩裳艳妆的丽人则嫣然一笑,纤纤玉指在李遥的眉心一点,曼声道:鱼儿还是上钩啦!
上篇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鸾声将将。
——《小雅·庭燎》
建邺城外的不失酒家是一间破旧的酒肆,寒风中翻卷着的一面酒旗与其说是在猎猎飘扬,不如说是在瑟瑟发抖。肆中的孙攸一身琉璃白直裾,衣料朴素却一尘不染,他眉目俊雅,气度高华,虽是跽坐在朽案前,手擎着带豁口的酒盏,竟也别有一种落泊却不颓丧的贵气。
门口的光忽然一暗,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孙攸起身,左掌右拳,竟向他行了一个江湖上的抱拳礼,中年男子却只是苦笑了一下。
齐先生,这次可有什么线索?两人一坐下来,孙攸便问道。
唉,还是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齐先生摇了摇头,神色惨淡,孙公子,自太平元年以来,你们林林总总出了快有四万缗钱,而我们天网也前前后后策划了十二次暗杀,每一次都竭尽心血,每一次都有去无回。离魂剑李遥,已经是天网最好的杀手,原想由他出马,纵是不能诛杀此贼,最少也能探出在他身边护航的是哪位高手,也算能给你们一个交代。没想到唉,齐某惭愧,为杀那贼子,天网损兵折将,还险些被官府的人知道行踪,如今是维持也难,实在是折损不起了,还是请孙公子另请高明吧!
天网恢恢,疏而不失。孙攸目光湛湛,道,天网以此八字为宗,先生以‘不失’为名,为的就是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庆父不死,鲁难未已,难道以天网之恢恢,却要放任这样的奸贼祸国殃民,逍遥法外吗?
道之所在,天网兄弟人人皆能赴汤蹈火,死不旋踵。但那贼子是何样人物,孙公子你是最清楚不过了。去年寿春沦陷,先帝还没来得及问罪于他,便被他废去了帝位,远放会稽,之后又一手拥立了如今这个对他言听计从的傀儡皇帝。天‘子尚不脱其股掌之间,天网又能何为呢?齐不失眉头紧锁,重重地叹了口气,当初为着夜鸢的情面,为着与吕家的交情,也为着替天行道的教义,天网拼得骨碎血溅,接下了你这单生意。可事到如今,不是齐某推脱,实在是事不可为。天网之中,现今只剩老弱残兵,已无人可用了。
孙攸猛地将盏中酒灌入口中,江东少有这么烈的酒,烧灼得他五脏如焚,眼睛都仿佛要呛出泪来。
说来也蹊跷,天网的策划向来谨慎周详,别的不说,便说九尾天狐苏妙容那一次。妙容为杀那贼人,不惜舍弃清白,装扮成弱质孤女被卖入青楼,后被那贼子赎出做了侍妾。妙容心细如发,将~切算计妥当,足过了半年才敢动手,照理说应该是万无一失了,可第二天传来出的消息却是妙容因与家丁有染而被杖毙齐不失想起那夜他们冒死来到乱葬岗,苏妙容遍体血污的尸身映着皎洁的月光,她衣衫破碎,大大睁着的眼睛里一片死灰,让人不忍去想她死前所受的凌辱。饶是齐不失过惯刀尖舔血的生涯,说到此处,也只有猛将一碗烈酒灌下,才借着那烧灼的酒意说完剩下的话,那贼子纵是手眼通天,也断不可能次次料知我们的计划,除非出了内奸!
内奸的事,我会去查,但是无论如何,请世伯再帮我们最后一次。女子的声音清清冷冷地响起,以两人的功力,竟也到这时才发现夜鸢吕夜来已来到身边。
吕夜来一身黛紫色的曲裾深衣,青丝用荆钗松松绾就一个挑心髻,她从袖中取出一个精致的描金小匣,打开来里面竟放着一颗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莹润的光华流转如水,昏暗的酒肆也为之幽然生辉。
随侯之珠,卞和之璧,得之者富,失之者贫。孙攸看着那夜明珠,神色似赞似叹。饶是他出身皇室,也未见过这般绝世珠光。这样的清晖映着那女子肤光若雪,容颜殊丽,然而清眸流盼间却总透着一种清清冷冷、楚楚谡谡的孤独之意。
齐不失看着她,目光似哀悯,似沧桑,那其中沉淀的太多情绪使言语已变得无力,最终他只是长长地叹息一声,收起了珠匣默然离开。
又是那个人的东西?孙攸迟疑半晌,问道。
吕夜来点头。吕家当年被抄家灭族,她跟着舅父孙壹逃到魏国才算侥幸保住性命,这两年与表哥孙攸为着刺杀孙綝四处奔走,散尽家财,说是一贫如洗都不为过。若不是靠着那人资助,他们恐怕连给天网杀手殓葬的钱财都拿不出来。
夜来那个人是被孙綝一手扶上如今位置的,你孙攸声音一顿,转头望着窗外千里冬景萧条,深吸了一口气,才道,我们中间,可能出了内奸,你知道吗?
我信他。吕夜来轻轻地道。孙攸转过头看见她的眼睛,竟是月夜秋湖一样的清澈平静。
吕夜来转开视线,看向茫茫天地,思绪回到多年前
芳樽里倒映着一张韶秀的面孔,五官精致,眉是之前特意修过的,英煞的剑眉被修去了锋芒,竟现出弯弯若新月的柔婉,然而目光还是过分明锐了些,没有那眼若秋波的旖旎风情。
都说了穿上龙袍也不会像太子了,非要让姑奶奶打扮成这个样子,真是憋屈死人了。吕夜来心里抱怨着,罗袖掩唇饮尽芳樽,身上的这件穿袖对襟紫罗裙繁复至极,腰封束得紧到让她喝酒都不痛快。尽管极力想维持大家闺秀的优雅,可毕竟挟着怒气,落下的手一不小心便没把握住力度,酒樽落处那张花梨木雕花小案竞裂出了一条条细缝。
若不是父亲吕据就坐在对面,她或许一怒之下会直接一掌把酒樽拍进案里。
正是热闹的庆功宴,打退了侵略东兴的魏军,吕据战功卓越,被拜为右将军,其余人也都论功行赏。战场上的吕夜来也是擒敌杀将、千人辟易的气概,此刻却只能跟那些贵夫人一样敬陪末座,在英雄豪杰的身边,做红颜粉黛的点缀。英雄豪气与儿女情长在觥筹交错中上演,一切都按部就班,唯有她不伦不类,格格不入。
武将们的庆功宴自然少不了比武助兴,宴席中央的空地上刀光滚滚,两个小将斗得正酣,其中一个是吕据的部下,另一个却是左将军留赞手下的骁将。只听那留家小将一声叱咤,环首刀将吕家小将劈下来的刀一架,顺势飞起一脚,便将对手踹倒了。
承让了!留家小将哈哈大笑,年轻的脸上踌躇满志。他的功夫很是不赖,已经连赢了三场,却还没有半点疲倦之色。
哼,少得意,姑奶奶来会你!吕夜来心里本就窝着火,此时见吕家居然连输三场,哪里还忍得下去。纤手在案上一按,裙摆起处,人便似一片紫霞翩翩落至场中,留家小将正目瞪口呆时,她已夺过吕家小将的环首刀不由分说地斫过去。
大开大合的刀法挟着披风斩云的气势,一经展开,玉钗罗衣的吕夜来便活脱脱变成了一只下山猛虎,吕据苦心让她维持的娴静气质顿时灰飞烟灭。交手不到十回合,留家小将的刀便被她震脱了手,向末座上的贵夫人飞去,吕夜来听见身后女子惊恐的尖叫,像是华丽的锦缎被撕裂的裂帛声,她心中也扬起裂帛般的快意,轻声一笑,大刀一扬缠上了空中飞驰的刀,她的刀仿佛有黏性似的,留家小将的刀竟绕着她的刀刃哗啦啦转了几转。吕夜来趁势转身猛地一振臂,只听夺的一声,留家小将的刀竟分毫不差地飞插回了他腰间的刀鞘。
技惊四座,喧闹的酒宴一时竞鸦雀无声。
吕夜来握刀的手急不可察地微微颤抖,她的大胆有时会让自己都吓一跳,她本是如此格格不入的局外人,却就这样大马金刀不由分说地入了局。
至于该如何收场——她大约能够想象身后父亲铁青的脸色。
神乎其技,吕小姐好刀法!身后响起清脆的掌声,吕夜来的心猛跳了一下,她回过头来,鼓掌的却是琅琊王孙休。他温煦的眼神让吕夜来想起了春天的湖水,柔和的水波看似软弱,却能承载千帆。其实孙休并不是那种五官英俊如画的美男子,但这一眼却没来由地让她心中一动,竞再舍不得移开目光。
幸得孙休解围,庆功宴恢复如常,一切的热闹与欢乐都与她无关了,吕夜来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同时也怅然若失。
如果我也能有个军衔,当个女将军就好了。吕夜来走到孙休身边坐下,直截了当地说道。
想做女将军啊?孙休笑得温文尔雅,这又有何不可呢?
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吕夜来卸下了笨重的盔甲,换上了轻纱玉罗,光滑的紫缎束出窈窕的腰身;她弃掉了剽悍沉厚的雁翅刀,修习起秀气优美的短剑,再欢喜也会以袖掩唇笑不露齿,再生气也不会像从前一样大喝一声拍案而起,偶尔对着铜镜眉目婉转,也会觉得滑稽好笑,摇头晃脑地叹息自己英雄难过关人关。
她带着忐忑不安却无法抑制的憧憬一个人偷偷来到孙休的封地,却赶上他与他的发妻朱氏执手泣别。那时丞相孙峻独专国政,大肆诛戮异己,鲁育公主被陷害参与谋反而赐死,朱氏身为鲁育公主的女儿也被牵连。她为了不连累丈夫,毅然决定独赴建邺,吕夜来什么也没说,一路护送朱氏到建邺,又联络朝中故识、江湖旧友,多方周旋,终于让朱氏虎口脱险,平安回到了孙休身边。
她以为这就是结局了,却没想到之后的世事天翻地覆,故事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快停下来,快停下来,不要再回想,回忆再深一寸,她知道那是冤魂痛于幽冥,疮痍被于草棘。
吕夜来猛然惊醒,窗外晨光熹微,街上断断续续地传来哭骂哀号声,她披衣而起,匆匆洗漱后便下了楼。
孙攸也在楼下,两人相视一眼,循声而去,一直走到了巷尾的一座伍子胥庙。庙虽然是古庙,但一直香火鼎盛,数百年来多次修葺,始终在历史沧桑中维持着它的庄严气象,并不觉朽旧。
庙前黑压压围着数百人,却像被抽去了声音一般鸦雀无声,铁一样的缄默压得人心头沉重,两人欲挤上前一探究竟,人群竞自动为他们让开了一条道路。
不能拆啊,官爷,不能拆啊!老妇人满身灰尘草叶,趴在地上死命地拽着侍卫头领的小腿,哭喊道,伍将军英灵守护江东数百年,拆庙毁像,冒犯神灵,是要遭天谴的呀!
老不死的乡野愚妇!侍卫头领狠狠地将老妇踹开,尖刀一样的眼神扫过人群,孙丞相谋宁社稷,武安邦国,日日夜夜为国事焦心劳累,江东若无丞相支撑大局,你们这些无知小民哪能像现在这样安居乐业?如今丞相要在此处建筑官邸,你们一个个不思报恩,反倒为着一个死了几百年的伍子胥多番阻挠。我好话说尽你们听不进去是吧?好好好,谁敢阻拦,官爷我立刻一刀送他见那英明神武的伍将军去!
他一声令下,近百相府侍卫围了上来。一片凛凛刀光中,古老的庙宇显得如此单薄无助,摇摇欲倾。就像某种脆弱而虚幻的希望一样。
反抗与挣扎都是徒劳的,庙中十几个道人被双手反绑,按跪到地上,冲上来的百姓被砍翻在地,血流到哪里都是红的,与尘土一起混成血泥,哀号声在其中辗转至灭。孙攸只觉一股血气直冲头顶,猛向前踏上一步,却被吕夜来伸手扯住。
孙攸错齿道: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不忍则乱大谋。吕夜来低声道,孙攸看着她的眼睛,灼如火焰,却又冷若冰雪。
太平元年,狼倾虎视的孙峻死于北伐途中,从弟孙綝继代其位,大权独揽,怙恶不悛,骠骑将军吕据与司徒滕胤密谋发动政变,欲趁孙綝根基未稳将其推翻。孙綝遣兵阻截吕据兵马于江都,吕据寡不敌众,身被数刃,部将皆劝其投降曹魏,吕据却慨然道:耻为叛臣!继而引刀自刎。滕胤在宫中孤穷失援,与所从将士数十人皆死于乱刃之中。
那时吕夜来正在舅父镇军将军孙壹的营中,镇南将军朱异奉孙綝之命偷袭孙壹军营。孙壹万般无奈之下,竟以宗室贵重之身率数干部曲投降曹魏。
吕夜来没有亲见吕、滕两家被夷灭三族的惨况,可是那千百人的鲜血却夜夜流淌在她的梦里,湿腻黏稠的血像海一样无涯汹涌,却又有着烈火一样焚心灼骨的温度。她痛不欲生,却强迫自己在这噩梦一样的生涯中活下去——忍辱负重,从来都比慷慨赴死更需要勇气。
这些债,总有一天,我会一一讨回来。吕夜来一字一字地道,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意志竟是如此冷酷和残忍,双拳紧握时,指甲已深深陷入肉里。
同在建邺城,此刻的丞相府却灯火辉煌,登门之人络绎不绝。
丞相正在城郊冬猎,李大人请在此稍候片刻。丞相府的侍者恭恭敬敬地道。
锦袍珠履的中书郎李崇闻言奇道:冬猎?这天寒地冻的,如何使得?从来都只听说过春秋狩猎,隆冬腊月百兽潜行,千鸟飞绝,这时出猎端是奇闻,莫非去猎西北风不成?
丞相近日为国事日夜操劳,早该出去透透气了。昨日伍子胥庙前有一群刁民闹事,本该就地正法,丞相仁惠,不但不予责罚,反倒开恩让他们陪猎,也算是他们的造化了。
李崇倒吸一口凉气,原来这冬猎猎的不是禽兽,而是活生生的人!
日影西斜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串高亮的笑声,李崇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躬身相迎,孙綝身披猩红狐裘,大步流星地踏进来。这位连天子也要忌惮三分的丞相兼大将军,竟然是个唇红齿白,面如冠玉的青年。李崇早已不是第一次见到孙綝了,但想起这年轻人的深沉心计,狠辣手段,还是忍不住把人不可貌相这句话又在心里叹了一遍。
两人寒暄了两句,李崇立刻奉上礼单请孙綝过目,珠玉金银孙綝倒不放在心上,唯有两壶百年绿酃让他眼前一亮。酃酒是当世第一的佳酿,向来只作为贡酒,可谓干金难求。
李崇满脸堆笑,道:丞相,犬子的事,还请丞相多多关照。
孙綝哈哈一笑,道:校书郎一职空缺已久,朝廷求贤若渴,以令郎之德才兼备,担当此职原就是众望所归的事。
选贤举能,陛下自有圣断,一个小小的校书郎拔擢,丞相也要横加干涉,未免也管得太宽了吧?一听到孙綝要让李崇那个不学无术的儿子担任校书郎,将军魏邈便忍不住拍案而起,嗔目道,如今国家政务事无巨细皆由丞相独断,难道丞相真不知君臣之义为何物吗?
孙綝恍如未闻般安坐席间,一双细长美丽的丹凤眼却盯着主位上坐着的孙休。
皇帝孙休大摇其头,好不正经地道:哎,魏卿家言重了。朕于丞相,恰如身之有股肱,有股肱方能成其身。昔日管仲相齐,一则仲父,二则仲父,而桓公终九合诸侯,称霸天下。他笑望着孙綝,眼里的信任满得就差要溢出来了,而今丞相心怀社稷,才兼文武,正是我江东之管仲啊!有丞相辅佐,朕自然是乐得高枕无忧了。
他头戴五梁进贤冠,身着纹龙赤纱袍,穿戴倒不失天子风仪,但这般言谈举止却让众大臣心中齐齐一叹。
臣定当竭忠尽智,不敢有负陛下信任。孙綝笑得神采飞扬,那双好看的眼中却闪着阴戾的光,臣新近得了两壶上等绿酃,如此佳酿,臣岂敢独享,今夜特带来请陛下品鉴。
琼浆玉液从翡翠镶金的壶嘴泄入芳樽,漾出一圈圈的涟漪,只那琥珀似的波光就已令人心醉了。但孙休却清醒无比,清醒得后脊梁都冒着冷气——酒鸩,在庙堂宫廷的倾轧中,实在是缺乏新意又屡试不爽的手段。
近来朕身体不适,太医嘱咐不宜饮酒。丞相的美意,朕只好心领了。孙休脸色微白,对身边一直向他使眼色的右将军张布视而不见,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孙綝,好像生怕他不相信似的。
孙綝将孙休嘴角那牵强的笑和额上沁出的冷汗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笑了。
席空客散,灯火阑珊,右将军张布去而复返,看见孙休一人独坐席中,正自望着案上那一樽绿酃出神。
陛下,孙綝纵是贼胆包天,也断不敢在这酒里做手脚,您怎么
孙休将那一樽绿酃一饮而尽,张布顿时愣在原地,眼前的少年神色冷峻,双目沉沉若不测之渊,直教人凛然生出敬畏之心,哪还有半点方才没心没肺,畏缩怯懦的模样?
孙綝操弄权柄,欺上虐下,不臣之心,已是昭然若揭。朕若表现得一点戒备防范之心都无,反倒会令他警觉朕是在表面上刻意讨好,暗地里另有所图。孙休转着手中的酒樽,幽幽道,这算计人心之事,最是微妙,露出过分的聪明固然会惹祸上身,可若是装傻装过了头,同样也是引火自焚。刺客的事还未解决,孙綝此时无心他顾,他无非希望朕是一个无能怯懦的皇帝,今夜献酒也无非是为了试探,朕如他所愿,让他安心便是。
中篇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晰晰。君子至止,鸾声哕哕。
——《小雅·庭燎》
旧窗残破,寒风呜的一声卷进来,吹灭了案上的灯台,孙攸苦笑着摇了摇头。想他也曾鲜衣怒马,享尽这建邺城中极致的繁华,如今竟落拓到在寒冬腊月里租住在这连遮风避雨都勉强的草屋,三餐有一顿没一顿也便罢了,甚至连夜里都是提心吊胆,不能安眠。
但他对这一切并无怨言,反倒生出相濡以沫的感动来,就如此刻,当素手纤纤重新将灯点燃,温暖昏黄的灯光映着表妹吕夜来清丽沉静的脸庞,孙攸便觉得自己心中某个温柔的角落仿佛也被这灯光照亮了。

说明: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转载,如有不妥请告知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我们分享,也欢迎给我们投稿,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email protected],感谢分享!

?2017-2022 故事百科 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 赣ICP备2022004897号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会及时删除。

森林舞会是谁 彩票被骗 上海 彩票代理违法吗 体育用品代理账号
亚博代理赚钱快 体育彩 电子商 官方彩票站 福彩3单
彩票代理收入增值税 线上体彩怎么做 足球计划表 线上平台算不犯法 爱游戏主播
代理一家彩票店需要什么条件 世界杯买球人 电竞赛事代理商 皇冠怎么获得 代理真人穿戴机甲